财耕谈 米谷网 麦论介绍 学习入门

解盘:跌势仍在加速加大加重掼压中

陈少川


前面分析中本栏一直强调,2月4日放大量强势拉高上涨涨势强劲,但必须注意运行20天周期后的量潮增减变化,因为2月3日直接掼压重挫7.72%,意谓所有原来持股者在一日之间全部打回原形,全面亏损,重新回到起点,没有人得利,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止损认赔离场;二是,低位加码摊平后拉高出脱。

显然市场选择了后者,低位加码摊平后快速拉抬拔高放大量滚动后调节出脱,出现超大量后反转回跌,才造成后来的再压低跌破2月3日的收盘。一来一回,犹如秋风扫落叶,就看谁是赢家?

选择第一种状况止损认赔杀出者通常属于资金量少,持股比重低的散户股民,眼看如此重挫下跌都会止损杀跌。我有个朋友在当天卖出中兴通讯(000063)后发誓不再买股票,可是此股只跌一天之后逐日攀高,到2月17日创新高,其后还继续拔高上涨让这个朋友摇头感叹没有赚钱命。

其实并非他没有赚钱命,而是他无法忍受这样的重挫煎熬,是输在心理情绪的变化——恐慌。恐惧让他失去辨别的能力,因为压力促使他采取断然处决,希望可以躲过疫情造成的后续再跌。殊不知他忽略了一个市场心理:当市场出现重挫时结果只有两个——不是大好就是大坏。

股市中一句名言:“大涨时追高买进有几人赚钱”?反过来,“大跌时低位买进有几人亏钱”?除非是一波大涨或大跌行情才开始,否则一般因为“消息面”激发产生的行情演变通常结果都会倒反,采取逆市场心理看问题,基本上都不会犯大错。

如今回头看中兴通讯,周一收盘40.52元,回到1月22日收盘40.65元区域,上周三最低收盘39.10元,及最低37.75元,回测2月4日收盘38.37元上方。这是典型的“终点又回到起点”,显示盘面的来回转变也只有前后33天,如果当中没有把握拉高抛售,也是竹篮子打水。

为何会有如此拉高后有回测的动作呢?从市场商业经营分析,疫情发生的初期,谁都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大影响?经过1月23日武汉封城到今天,2个月时间全国小区自我管制,衣食住行娱乐只剩下日常的“食”,其它所有商业活动几乎停止。

没有了商业活动瞬间没有了营收,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生活必需品之外的消费几乎停顿,例如我原来一周打羽毛球2~3次,每一次大概要消费50~80元,这两个月都停止了,球馆没有了场租收入,偌大的球场如果房东不降租金,没有那个球馆可以顶得住。其它附带消耗品如饮料、羽毛球、球线等等都没有了,有关行业当然会营收减少。

前天跟孩子聊天时谈到,他们是最大的消费群体,没有收入但需要消费,因为上学消费带动整体经济活动。如果不能上学,最大的一个消费活力全部消失,市场消费力戛然而止,对经济活动影响深远。虽说有网上课程,但总归还是无法激发有效的市场消费,这部份形成的连环性效应非同小可。

不开学就无法带动经济循环活动,这是所有活动的第一步。禁止国人出国也限制境外人士入境,首当其冲的是所有对外交通全面停止,举例香港因为停了千多个航班裁员30%,其余人员也被逼无薪停工,连开了40年的香港珍宝坊海上餐厅,大老板还是何鸿燊结果一样关停,说明这疫情对经济影响的严重性。

近期疫情漫延到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采取封锁策略,导致经济活动大幅度降低,商业活动大幅萎缩,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一定会造成经济衰退甚至陷入经济萧条。中国作为全球工厂,各国封锁后需求降低瞬间没有了订单,即使全面复工没有订单也无以为继,这是导致近期A股市场不稳定下跌的主因。

业绩营收大幅度衰退,原来2月份假期长营收减少,但因为农历年消费还可以维持一定的营收水平。如今已经无法厚望,只能期待早日复甦,恢复活力。三月份进入月底,下周是周K线跨月,预期三月份季报大部份上市公司业绩都不理想,每一年炒作的预盈概念、业绩增长概念或重组等,今年都将泡汤。市场少了可以炒作的题材,资金流成交量自然会萎缩,人气也会逐步退潮,这是为何周一会下跌的原因。

从技术面解读,上周五属于“跌势中的反弹”,采取【麦氏理论】价格均线体系解读属于“线下红K卖股票”特征,即使上周五上涨但仍未能翻越5日均线。周一反向低开后重挫3.11%,收盘2660点,创下最低收盘,上周四最低2646点也将不保,随时都会再跌破前低。

处于如此严峻的局面,本周必须先行规划准备三月份月K线的收盘,同时准备下周周K线跨月的变数,成交量萎缩说明低位承接盘不足,当然会再破底创新低,这是趋势自然的演变。采取【麦氏理论】设定的“周线为主”操作模式,一样可以精选到万马科技、蓝英装备、中利集团、中环装备、数源科技、以岭药业及川润股份的涨停,针对强势股操作,一样可以创造收益,重点是有效操作的机制与效率的设定操作,不妨参考。

(本栏声明:文章内容纯属人观点及理论论证说明,仅是提供您参考不应该构成投资建议;个股的分析说明不是推荐、点评,也不是建议操作,只是针对麦氏理论的量潮基础进行说明,投资者要自行研判,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