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耕谈 米谷网 麦论介绍 学习入门

周线为主日线为辅 重整旗鼓伺机进发

陈少川

市场所有的分析最后一定回归到资金与筹码的研究上,最重要的关键在于市场的供需问题,即当市场筹码供应增多,资金投入不足,必然会形成价格下跌,一旦出现较大的影响与波动,价格的下跌扩大难免会引发贱价求售,造成持续下跌近乎恐慌后,也会形成价跌伤股民,最后也会陷入停滞。

市场的供需出现不理性的偏向时,超过政策的容忍范围,自然也会出现对应的政策,即涨到某一个高度后会有利空政策警示,跌到某一个程度时会有利好配合的自然调整演绎。政策面称之为“政策底线”,基本面称之为“价值发现”,消息面当然解释为“跌到低位市场认同”,最重要还是回到资金与筹码的分布,通常会下跌是因为资金投入股市减少,加上筹码供应量增多,所以造成价格的平均值降低。

筹码散出后经过一段时间逐步沉淀,因为价格不理想不愿意卖低,筹码也形成相对稳定,也因为低价低位吸引买盘进场而获得归属,时间拉长后形成筹码被有效锁控,此时的成交量降低到一定程度后,自然会吸引新资金投入后再上涨。一旦涨上来之后形成多数投入者有利润,形成明显的赚钱效应,此时也会吸引场外资金跟着投入,形成一轮又一轮的资金效应,造成一波又一波的涨势,这是从存量资金到增量资金引发的涨势,当然也是市场性因素造成一定的追逐才会上涨。

每一次的行情涨势几乎都是如此,所以针对成交量进行观察解读可以很明显的找到筹码锁定与释放的痕迹,从当中找到对筹码的认定与解读,进而掌握阶段性的涨跌变动。第一个关键在于资金投入后形成筹码的锁定,如何辨别呢?重点就在成交量。短周期的量潮变化无法清楚的看出其中差异,拉长时间统计后就可以很容易看出其中的蹊跷。

筹码换手周转规律  强弱效率比较应用

上证指数近期形成100%筹码换手计177天,时间从1月24日到10月25日,成交金额172110.71亿元,每一天均值972亿元,以177天均量比较去年12月13日最低610亿元,比率为1.59%,距离1.618倍的986亿元相去不远。最高出现在10月23日的974亿元,因为周四缩量低于平均量,又低于对比量所以形成下移,说明目前的确显示长期量推升不易的现象。

最有效的时间周期是177天的0.618倍天数,即109.38天,0.382天数在67.61天,常态状况是越接近的天数周期内的周转率越高,所以67.61天可以达到61.8%的换手,那么33.81天周期应该有38.2%的换手,根据这个条件推演估测,越是强势股其有效周转率的时间周期会更短,依据这个统计可以找到近期筹码相对换手较为积极的个股。

以此观察,从增量滚动换手到缩量的过程,强势进行筹码换手的个股在近期的缩量中显示没有明显的卖出动作,即便采用20、40、60天周期均量线应用观察,也都有类似的倾向,可以证明近期的增量是明显的垫高成本加码拉抬买入的结果,但急速回跌形成的缩量也意谓前期介入者没有来得及出脱,针对不同时间周期的量潮水平归纳统计得知,只要缩量低于中长期与长期的均量,可以说明介入者没有来得及出脱,其中上周四急速到900亿元的水平,低于177天均值972亿元,也低于120日均量线980亿元水平

因为扣低关系120日均量线还在走高,但上扬幅度受到抑制,一时还无法构成有效的再放大,主要是因为没有新的增量资金投入有关。更因为缩量无法出脱,前期从8月23日以后垫高成本加码拉抬的介入者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认赔,二是伺机加码,通常都会选择后者,因为急速缩量也不容易清仓走人,更因为价格不理想不愿意杀低卖出,因此压低后伺机加码应该是最好选择。

通常中长多的操作选择会设定在以60及120日均价线的价格区域作为加码的选择,因此下周四之前应该针对这个条件进一步观察多方的动向,真实状况估计只有一种:“杀低价格不理想,只有被逼硬着头皮加码摊平操作”,就算再怎么不好也要试图加码拉高为自己解套,所以即使会有所调整也会形成拉高后修整再震荡取量解套的操作,可以多关注。 

 


周线拟定战略应用  日线积极设定参与

上周谈到,“上涨中也有下跌,也可以有较大回调幅度产生,更可以出现类似一根带大量长黑的压回”,主要谈的是周线的状况演绎,所以才会表示“涨中有跌跌中有涨,涨涨跌跌如影随形”,这个表述对比上周的走势,最不好的状况就在这里,也是本栏在推演上涨过程中注意到可能下跌的状况,其中最重要在于一旦形成弱化后,日线的操作应该如何回应?

上周最重要的关键在周三,20日均价线扣减9月16日的2231点,进入稳定低量,只要力守20日均价线2199点就可以成功反击,结果收盘压低在2183点后,多方弱化,周四再跌破40日均价线2171点后,显示多方的弱化撤守也会发生,不过周五如此的压低的确有点意外,尤其周四如此缩量后还没有积极反击,反而出现卖压的不断累积,说明其中的弱化与演变。

是不是如此就构成多方巨大的失策与破坏了呢?也不尽然,一定要相信,120日均量线的持续走高是明确的,只是因为有其他“非股市因素”导致市场对某些事情演变的不放心与顾虑,形成新资金的投入迟疑,也造成原来介入者重新审视状况的演变。

应该说,某些事件状况开始流传发生在周二,周三开始扩大,一些市场观察力敏锐,反应灵敏者闻到类似风声,宁可选择先行撤退也不敢持股,才导致股价出现较大的调整。实际上也是只规避风险而已,没有真正完全出脱,就看经过这样下跌后多方如何重整旗鼓再出发。